文章 情感故事

正文

拆分西装姐妹花,舌头都被咬疼了丨杭州日记(下)

编辑:志鹏2021-10-22 10:52:0264

拆分西装姐妹花,舌头都被咬疼了

拆分西装姐妹花,舌头都被咬疼了1

拆分西装姐妹花,舌头都被咬疼了2

  在杭州总要有个结果,不能空手而归。

  起床与与浪哥兄弟们去吃一家特色菜,回到酒店总结:食物链顶端的男模,光有价值不够帅照样孑然一身。

  总结完浪哥突然决定再战一场,于是乎第三战开始。与前两天不同,第三战是8点半接近9点决定下来的,也就是说要在很短的时间约出小姐姐,这是很考验平时的资源积累。

  碰巧的是,刚到酒店门口,两个穿着西装的小姐姐引起了我的注意,一个170御姐(估摸浪哥很合适,浪哥喜欢个子高,瘦,腿长),一个165甜美女孩子。

  我面对着165闺蜜:“嗨,和朋友准备走,觉得你闺蜜挺好看的,我想加她个微信,不知可否?”

  170:“你是想加我还是我朋友?”

  我:“当然是你啦,我想征求一下你朋友的意见嘛,毕竟以后还要她帮忙”

  她俩捂嘴笑,收到微信。我:“你们穿这样,一会是要去玩吗?”

  她们:“想去BP”

  我:“可以啊,一会一起呗,刚订了卡,晚点联系。”

拆分西装姐妹花,舌头都被咬疼了3

  她也是拍摄什么的模特(具体也没问)。

  回家收拾一番出门,把自己昨晚kiss的小姐姐约在卡上放着等我。

拆分西装姐妹花,舌头都被咬疼了4

  11点半来到卡上,由于9点临时决定的原因,很多小姐姐还没有出门,卡上就只有我和晟导。

  我们的卡座正好在厕所边上,他坐在厕所里的沙发上,我靠在厕所外面我们的卡座上,进来一个好看搭一个,出来一个晟导搭一个。

拆分西装姐妹花,舌头都被咬疼了5

  (杭州小姐姐的平均质量)

  挺美的,不是吗?

  现场搭讪大概叫来了5组,有很纯很美丽的,不过都是过眼云烟,很难留下。

  12点,昨天kiss的小姐姐来了,和朋友喝的一身酒味。(坐在卡上也不玩游戏,氛围不太好,让她先回去,说要等朋友过来喝一杯再走,不就是在等我吗?本想是正常玩游戏,再看看,可惜最后的结果事与愿违)

  12点半,在酒店搭讪的模特和她闺蜜来了。

拆分西装姐妹花,舌头都被咬疼了6

  画圈圈的就是我俩,右边是她闺蜜,性感的锁骨,让人一看容易眩晕。

拆分西装姐妹花,舌头都被咬疼了7

  170模特来了,我身体焕发出了一丝精神。带着她两喝一杯,外套放下,一起玩会游戏,感受着音乐的快乐,感受着暗夜的狂欢。抱着一起跳,一起摇,一起耳边呢喃,一起喝酒,一起狂欢。

  我站在卡下,她站在卡上,搂着自己的肩膀。过了一会她坐下,我站在边上,俯下头,看起来好像对着她耳朵说话,实际我在用舌头拨开头发,轻轻地舔了下她的耳垂,一嗅:“你今天怎么没喷香水?”

  进攻性很强盯着她的双眼,她一笑,摇摇头。我左手轻轻地拨开,盖住亲过耳朵的秀发:“猜猜,我今晚喷的什么香水?”

  “信仰银色?”(挺适合男人的一款香水,推荐给兄弟们)“不对,你再猜”。说着,把她的头往自己胸口一凑,“还没闻出吗?这么经典”,她摇摇头,“爱马仕大地,傻瓜”。

  说完停顿,盯着她的眼,左手撩开头发,右手挑起下巴。意识到什么的她,头往左一躲,我左手轻轻一掰,吻上去,撬开她的牙齿,交融在一起,良久。

拆分西装姐妹花,舌头都被咬疼了8

  看到这里,大家可能以为,今夜我的另一半就是她,可这里是杭州!

  僚机:“你别看他肌肉这么大,他的兄弟就这么小,说着比划出5厘米的样子”

  她:“哈哈,5厘米,你朋友说你兄弟5厘米”

  我:“是啊,横截面5厘米”。说完抱过头继续kiss。

  而一开始叫过来昨晚kiss的那位小姐姐,应该一直坐在我们旁边,但是后来她不见了,应该是看到了什么吧。

  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,谁都喜欢挑战更高层次的,这是根植基因里面的东西,也是我们为之奋斗的东西。

  如果有机会见面,我会对你说声对不起。

  如果再让我选择,我还是会和那天晚上做出一样的决定,哪怕我一个人回去,我也要向着最好看的发起冲锋。冷血不是天生的,是经历了足够多的必然。

  大概在1点时候,我把僚机拉到她闺蜜身边(把他的戒指摘下,放在了她性感的锁骨上)。“给你介绍下,我的好哥哥,江浙沪boy,天天玩也不用工作。”说着170站在我左手边,右手边是僚机,僚机右手边是闺蜜。

  拆的很顺利,闺蜜跟着僚机游离到了我们的对面。酒店轰趴或者2对男女成双回家,已经是板上钉钉了,可这里是杭州!

  整晚卡上的气氛很好,随后我们被换到了另一个卡座。我牵着她的手过去,刚到卡上。“我去上个厕所。”她拉着闺蜜说。“ok,你去吧”。随后,再也没见到她们了。

  事后我和僚机复盘,闺蜜还戴着你的戒指,她俩也没拿着包(实际当晚也没带包过来,应该是存起来还是什么),谁能想到就走了呢,她闺蜜还对僚机兄弟那么依依不舍,可能这就是杭州吧!

  狂欢到了尾声,但还远远未结束,才3点,还能够发生很多故事。我和浪哥大晟一起去吃小笼包,嘀嘀嘀,微信里又传来了消息。

拆分西装姐妹花,舌头都被咬疼了9

  当晚我约来3组小姐姐,其中一个就是她,但是她一开始不怎么喝酒,肢体接触也很抗拒,就没有过多交流,大家正常玩。

拆分西装姐妹花,舌头都被咬疼了10

  看到消息我把2个小笼包塞进嘴里,打车马上过去。

  费尽一番功夫找到小酒馆,喝了一杯威士忌,两人各种闲聊后一起回家,给今晚的故事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(杭州小姐姐是真的猛,喜欢咬舌头??兄弟们小心点,疼了一周)

  故事总是在世界的各个地方不断的发生,但大部分时候我们都不是主角。

  没来小宇恋爱学习之前,我是一名典型的传统男性,对内心保留了一丝追求,不相亲,想自由恋爱。

  结果呢?成为好男人,对女人呵护,宠着,被打脸也要凑上去伸出舌头舔。

  学习后的短短几个月,自己不幻想了。

  回到开头,为什么对象最终和我分手?她家在广州有几套房,有一个姐姐,对女婿要求就是要上进,充满着爱,对于自己从小父母不在身边极其缺爱有着很大的吸引力。

  是,她可能不是很美丽,且符合我以前对于另一半的所有要求,但是我在和她相处时总是小心翼翼,对于她内心总是有着无法说清楚的另一面。

  有时候,我们选择了一些东西,就只能放弃一些东西。

  可能这就是我一生的缩影,可谁知道呢?我的故事还在继续,好戏才刚刚上演。

拆分西装姐妹花,舌头都被咬疼了11

拆分西装姐妹花,舌头都被咬疼了12

  杭州飞长春,11点落地,1点见面。

  我戴着眼镜口罩,推着行李箱去夜店,半小时后去酒店休息。


最新文章
本月热门